•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东坡文化
童年的夏天
添加时间 : 2018/8/11 15:56:43
作者 : 童伟民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大别山的夏天,室外犹似火炉,室内好比蒸笼,身上总是黏糊糊的,总想落场雨凉快几天。夏天的日子虽然很不舒适,但却不能没有这个季节。没有了夏季,就没有一些作物的收成,大街上也见不到那些只有夏天才会出现的独特风景,而我也不可能留下这段儿时的记忆。

参加“双抢”的苦与乐

大集体时,乡下孩子只要具备一定劳动能力,都要到小队参加集体劳动挣工分。谁家工分多,工分粮就分得多。

上中学后,我就有了挣工分的资格。一个全劳力一天可挣10分,半劳力(主要是老人和中年)可挣6至8分,像我们这些“细萝卜头”只要按时出工收工,老老实实干活,哪怕活儿干得不多,也能挣4分。

夏天要干的农活很多,用牛、捆草头这些难度较大的技术活,我们当然不干了。但扯秧、插秧、薅田、割谷割麦、挑粪、挖芋头等我们都做过。虽然能做,但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言,如果怕苦怕累,没有大人督促,很少有人主动去做。就拿薅秧来说,看起来就是大家一起拄着一根小竹棍,在田里一边行走一边用脚除去杂草,还可以有说有笑,感觉不那么累。但早饭后不久,烈日当头,田间热气升腾,身上汗流浃背,口干舌燥,喉咙发痒;长大的秧苗在腿上摩来擦去,不抓痒,抓起来又会更痒。有时,一不小心,脚上还会爬上一条蚂蟥,用手一扯,鲜血直冒。尽管如此,大家也能从这些日常的集体劳动中感受到不少乐趣。

趣事之一便是“围笼儿”。在一块大田插秧时,如果有人想弄出一点笑料,便会暗示另几个同伙在某人的旁边和身后很快把秧苗插下去,只给某人留下一小块空田,形成一个“笼子”。待他把秧苗插完,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围笼儿”了。上岸时,只得小心翼翼,否则就会将插好的秧苗损坏。大家看到他那副很不自在的狼狈相,都会哈哈大笑。

六七八三个月是大别山区农村最忙的“双抢”季节。过去,水稻要种两季或三季。早稻秧必须在“五一”前插下去,二季稻则要求不插“八一”秧。季节不等人,双抢要快抢。为此,学校每年这时候要放一个星期的农忙假,老师和学生都要回家支援“双抢”。

躺在竹床上数星星,听爷爷奶奶挖古

我上学时,村里还没通电,只能用煤油灯照明。为了省油,吃过晚饭,趁着天未全黑,大人就催促孩子赶快洗澡,到屋后的院子里乘凉。

院子总会被爷爷奶奶打扫得干干净净,各人的洗澡水还会浇到院子的地面上,既可压压灰尘,也可稍微增加一点凉气。家里原有一乘较宽的竹床,我和爷爷同时睡在上面也不拥挤。这乘竹床应该有几十年的历史,因为汗水的浸透,篾片全都变成枣红色,有几处还新补上了一些篾丝,在视觉上形成很大的反差。后来,家里人口增多,又请篾匠师傅做了一乘较窄的竹床,用过好几年颜色一点没变。

乡村的夏夜,到处都是蚊虫。在院子里乘凉,驱蚊的办法是用“烟把”来熏。“烟把”是用带叶的晒得半干的黄荆条或稻草扎成的,每年夏天,爷爷都要亲手捆扎上百个“烟把”。一个“烟把”大约能燃烧三四个小时,等到燃尽,也该进屋睡觉了。夜深人静,皎洁的月光洒满庭院,天上繁星闪烁,四周寂静无声,偶尔传来一阵蛙鸣。爷爷、奶奶一边用大蒲扇轮流给我们扇风,一边聊些家长里短、趣闻逸事,不知不觉中我们就会进入梦乡。爷爷一般很少开口,但有几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到霍山挑盐,路遭土匪抢劫,他们几个兄弟险些丢命,这事让我知道我们吃的盐原来都是从外地运来的;童姓先祖来自江西瓦屑坝,与江西人是“老表”,这事让我感到十分好奇,总想长大了一定要找到这个瓦屑坝。奶奶的故事不知重复讲过多少遍,总是孟姜女哭长城、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牛郎织女鹊桥会等。两相比较,奶奶的故事我更爱听,但一直不明白是真是假。爷爷奶奶不在身边坐着的时候,我就一个人静静地躺着,反复地想着这几个问题,但总也想不出一个答案。不想的时候,就去数星星。有时好不容易数到了几十颗,突然发现几只萤火虫飞来,便猛地从竹床上跳下追赶,玩过一阵就不再去理它,接着数星星,不知数过多少次,没有哪次能够数出个结果。

上山捉“特务”,下河摸鱼儿

上山捉“特务”。这是上小学时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全班20多个同学,由老师点名,分成“解放军”和“特务”两个组,特务只有五六个人,每人头上都要戴一顶用树枝编成的帽子作掩护,提前由一名老师带到学校附近的一座小山上,在指定地点躲藏起来后,再由另一名老师领着“解放军”去捉。因为山不大,大家对地形很熟悉,“特务”一般很快会被抓到。意外地是,有一次一个“特务”抓了很长时间也没抓到。同学们倒是很有兴趣继续去抓,老师因为着急,担心继续找下去会闹出什么事来,连忙让大家齐声高喊:“某某某,出来!某某某,出来!”连喊几十声后,仍不见人出来,老师便决定让我们分成几个小组继续上山去找。正准备出发,“特务”却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原来,这个“特务”很狡猾,他没躲在指定地点,而是从另一条小路偷偷溜到了山边一块树林里,听到大家喊叫,这才跑了出来。对这名同学的表现,老师当场表扬了几句,说他“有窍儿”,紧接着是严厉地批评,骂他不听话、不守纪律,作为惩罚,决定今后再不让他当“特务”。

下河摸鱼儿。每到夏天,我们就跑到河里去摸鱼。塆前有一条小河,那时河水特别的清澈,各种各样的鱼儿也很多。一个人捉鱼往往收获不大,几个人一起用棍子打或“干凼儿”,每次多少总会弄到一些。小河鱼特别好吃,但我们的乐趣不在吃而在玩。

偶尔,我们热不过,就到藕塘里洗冷水澡。塆里大畈旁边有一口藕塘,水不深但泥巴较厚,藕长得很少。放暑假时,几个小伙伴天天都要到那里泡上一两个小时。因为危险不大,大人们也不阻拦。塘边有一大块菜园,常有一些人在园里浇水、摘菜。有人喜欢恶作剧,如果发现塘边有裤头,要么偷偷藏起来,要么拿走放在塆里的显眼处,弄得不少小伙伴只能光着屁股往回跑,成为常常被提及的笑料。

乡村的夏季,是一年中既有耕耘又有收获,既有劳累也有快乐的时节,留给我们许多难忘的记忆,也给我们的童年增添了许多的欢笑与快乐。这个世界不能没有夏天,不能没有快乐的童年。

(编辑:张小志)


讨论区
姓名:    表情: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您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站发表的作品,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黄冈日报社(WWW.HGDAILY.COM.CN)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鄂ICP备09017284号-3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