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东坡文廊
秋落遗爱湖
添加时间 : 2018/9/8 16:48:18
作者 : 陈贵萍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遗爱湖的秋天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好。这里没有长河落日、大漠孤烟的壮美,没有衰草连天、白露横江的苍凉,遗爱湖的秋是精致的亲切的,好比刚刚沏好了一壶上等的菊花茶,推开门就能闻见淡淡的芳香。也许你看不到一望无际瓜果遍地的热闹时刻,可是你无论走在哪条路上保不定墙头檐后垄上沟边就会递出一枝秋色,那或许是一缕桂香的残云,或许是高远天空下一串红柿子的丽影,或许是银杏枝头正在绽放金黄色的一片舞姿。

    林徽因说,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我爱黄州,除了苏东坡的缘故,就是因为遗爱湖的生动。遗爱湖这座湖一年四季我不知要走多少遍,它的湖光柳色,玉石银滩,栖禽翠鸟,就像前世的情人般那么投缘。它的春天是生动的,我喜欢那千朵万朵的繁华倾城而出给人酒醉微醺的味道;它的夏天是生动的,夏蝉卧在柳荫织成的清潭里叽叽喳喳,南来的和风将三湖的绿波吹成一幅曲曲折折的山水画;它的冬天是生动的,单等着落一场大雪,梅园里笛箫吹皱九曲桥的清波。你若问我,它的秋天怎么样,我只能这样说,因为遗爱湖点点滴滴的秋色,我更加热爱秋天了。

    遗爱湖的秋是一种小秋,这种秋,格局不大,更注重情趣,精致和典雅,更耐人寻味。像一把点染了水墨亭台的折扇,每一折都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小景,徐徐展开就是一篇秋色赋了。这可能是中国园林的特点吧。因为湖在城中,秋色似乎就居住在城里,刚好迎合了我这等闲人的审美情趣。临皋春晓在秋天适合看银杏,银杏特打动人,树干又高又直,还很秀气,秋到深处,那叶,黄得一塌糊涂,却又独一无二,成群结队向着苍穹,追逐光和影,阳光下那抹灿烂的黄那抹淡远的蓝拥抱在一起,真是美到不可抗拒,令人颤抖。遗爱清风有一处小山,说是山其实是一处起伏的坡地,山上建有遗爱亭,当季节行到绝佳时,上山的石径两旁小叶红枫全都是红酒一般的颜色了,若是逢着微风将一片红叶吹落到你的肩上或者眉角,一下子你就体会到什么叫醉染霜林,什么叫诗意人生了。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遗爱湖并没有盛大的枫叶林,红叶也不阔气张扬,却依然有很多人驻足流连,恐怕是红叶里蕴含着人生的酸甜苦辣吧。在徐公亭旁有一处荷塘唤作“水韵荷香”,排场也不大,一般人都是在六月七月荷花待放或者怒放的时候坐在亭子里,斜倚桥上赏叶看荷花。我却独独喜欢在秋季赏荷,此时当然没有花,只剩下一池残叶,甚至只有残梗,我是专门去叩访秋天的寂寥和冷清的。下小雨的时候,撑一把伞,最好矫情一点,撑一把油纸伞,曲苑临风,看小雨像情人的眼泪浮进池塘回溯一个轻轻的涟漪,特别容易找到一种属于秋天的伤感、寂寥、残缺。听那冷雨高一声低一声拍打荷叶,想起“一池萍碎”这个句子,又联想我的笔名“一世飘萍”,心也碎了,荡起百回千转的苦涩。

    遗爱湖的秋天当然离不开湖了,湖畔有金柳,湖上有曲桥,比“枯藤老树昏鸦”要明丽悦眼,比“小桥流水人家”要大气雅致,接近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但格局略小些,反而更能衬托山清水秀,天高云淡来。湖,有三座:菱角湖,东湖,西湖。三湖十指相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湖平湖净,用手摸,软,滑,凉,有绸缎般的质感。我曾在湖上看见过一叶渔舟,一张渔网,一些钻进钻出的水鸭,还有一些坐在柳树下垂钓的钓客,觉得非常好,有野趣,有泛秋钓秋的感觉,这就是秋气,它使遗爱湖的秋色显出天真的一面来。湖上的桥,湖畔的柳,在秋天都是最佳,一湖烟波十八桥,廊桥如卷,展开古木生香,曲桥似练,挥动剑胆琴心,拱桥若虹,坐卧云卷云舒。我喜欢在绿杨桥上看秋天的黄昏,夕阳在天,风吹清波,秋柳拂岸,飞鸟相旋,陡然生出倦鸟归林、迷途知返的大觉悟。黄冈的处士王一翥曾赋诗,“状静垂杨柳,人行渡石桥。高明远尘俗,非为解鞍劳”,多么像是站在绿杨桥上发出的感慨。也曾骑单车到九曲桥上看落雨的黄州,此时桥是一个人的桥,湖是一个人的湖,黄州是一个人的黄州,河山清丽,真有独立寒秋,濛濛湖山尽入怀的旷达与辽阔。秋天的遗爱湖柳色上佳,不燥不媚,娴静温婉。柳枝渐瘦也渐老,秋气却使它更有韧性。在琴岛望月和江柳摇村最好,夕阳西下,秋柳如烟,柳下听寒蝉,柳边系兰舟,人在画中眠。晚上可赏“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温情脉脉非常有画面感。古人的情商非常高,喜欢东折一条柳西折一条柳送别,唯恐黯然而不销魂,唉,这秋水长天,如何能迈开离去的步伐?

    其实,我喜欢秋天的静,静里藏着一种淡泊,一种沉稳,一种澄明,一种从容。遗爱湖的春天有些躁动,夏天有些浓郁,冬天又过于沉寂,只有它的秋天恰恰好,秋风萦怀,秋水无痕,有一种笑看风云的洒脱在里面。秋来,不慌不忙,轻轻地蘸着夏的余温,一俯一仰间栾树、枫树、银杏的枝头就绿了黄了红了,秋意也次第浓了。秋去,不慌不忙,淡淡地嗅着桂花的清香,盘旋在寒食林,芸香阁,大洲岛,九曲桥,遗爱亭,保持着水墨山水的本色。到遗爱湖赏秋的人群中,有些人是一个人去的,要么寻一块石头枯坐,要么找一处桥栏远眺,要么就沿着蜿蜒的长廊闲庭信步,城市的烟火太重,他们想在遗爱湖的秋色里偷得片刻的宁静,寻找一种自我平复的力量对抗都市的喧嚣。我就常常一个人去双公堤观荷,那儿有两块荷塘,城市的荷塘不会很多,有两块已然不错了。六月的荷塘已然美好,映日荷花,接天莲叶,荷风十里,观者如云。秋后的荷塘却是静悄悄的,花已开过,残叶犹在,荷梗像一枝枝墨笔一样悬在沉寂的塘中,有一种灯火阑珊后的荒凉。我很享受这种曲终人散的孤独,很静,很舒服。在秋天里更能体会苏东坡“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境界。

    遗爱湖的秋天是属于苏东坡的,也是属于古城黄州的,而我不是遗爱湖的一个羁旅过客,也不是黄州浪迹的游子,我是生生死死行走在遗爱湖的一个精灵,一个死粉,我想在这里追逐到一片秋水长天。那淡如烟,清若禅,静如水的秋天呀,细细咀嚼全都是人生的况味。


    (编辑:白楚云)

黄冈日报社(WWW.HGDAILY.COM.CN)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鄂ICP备09017284号-3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