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东坡文廊
写貌取神咏杨花
——读苏东坡《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添加时间 : 2019/1/19 18:55:58
作者 : 冯 扬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说到东坡词,人们自然而然地想到“大江东去”的豪放。苏东坡是豪放词的开山鼻祖,然而,他的婉约词也是非常凄美。《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就是很好的例证。苏东坡有一首婉约词,写得声韵谐婉,情调幽怨缠绵。那就是《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此词是和章质夫的,作于元丰三年(1080)。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东坡杨花词,和韵而似原唱;章质夫词,原唱而似和韵。”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词的起句直接点明所咏之物,画出了漫天杨花,一片迷离、凄苦的景象,并以之笼罩全篇。“似花还似非花”,似问非问,似慨叹又似彷徨,显示了“万感横集,五中无主”的忧愁;也表明了似花无人惜,总之是酿就春色,装饰春光的美好事物都无人能惜而任其飘坠。“抛家傍路”,正是杨花的境遇。等是有家归未得,迁客逐臣,才难为用,一任游离漂泊,杨花正是他们逼真的写照。“思量却是”,是杨花自己在思,也是诗人为杨花而思和诗人的“私自怜”。“无情有思”,颇为沉痛,杨花即使是无情的草木,她也是有心思的呀!杜甫曾说“落絮游丝亦有情”、温庭筠也说“拗莲作寸丝难绝”,一任风吹的杨花,抛家傍路,又岂能无所哀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这一韵承接上一韵的“有思”,采用拟人的手法,以极其细腻独到的笔致,尽写柳絮飘忽迷离的神态,让人柔肠百转,思绪万千,叹为观止。“有前后句的映衬,在适当的地方以概括、凝练之语出之,就愈觉其峭拔、精粹,这正是不隔。”“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留既难,去亦不可;人不见,梦也难成;是血、是泪,是离情、是哀思,的确是摄住了杨花的神魂,达到人物交融,物我莫辨的境界。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领起下阕。着重在一个“恨”字。“不恨”和“恨”。相对立意,引出残春不可收拾的怨恨。飞天都尽,扫地俱无,落红不可缀,佳人难再得。“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无可追寻,惟余叹惋,飞花不见,但见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借咏杨花飘坠而叹春残无迹,寄寓了对时事不可为的幽怨、怅惘。“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细细看来,那水中的浮萍,哪里是什么杨花;一点一滴,分明是离人伤心的眼泪。戛然而止,余味不尽。郑文焯说“煞拍画龙点睛,亦词中一格”。

全词,不仅写出了杨花的形、神,而且采用拟人的艺术手法,把咏物与写人巧妙地结合起来,将物性与人情毫无痕迹地融在一起,做到“借物以寓性情”,“即物即人,两不能别”。由人体物,心与物游,能入;假物写人,神与人合,能出,达到了不即不离,亦物亦人,能入能出的境界。在杨花里倾注了自己的深挚情感,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达到了高超的艺术境界。

(编辑:张小志)

黄冈日报社(WWW.HGDAILY.COM.CN)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鄂ICP备09017284号-3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