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黄冈日报  ▏鄂东晚报  ▏黄冈新闻网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频道 >> 东坡文廊
羊角山听鸟
添加时间 : 2019/3/9 15:21:38
作者 : 范青保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朋友约我去梅川水库观光。

此时,应该是是草长莺飞,让人有暖融融感觉的季节。然而,受近一个月雨雪影响,即使天晴了,四周依然涌动着沉沉的雾霾,望天天低,看山山暗。好在公路路面依然湿漉漉的,尽管车辆不断,也没泛起半点儿尘土,显露出雨后的清新。

水库因去年久旱存水很少,水面波涛不大,浪花时不时撞击着大坝防浪石,发出很有节奏的“扑哧扑哧”浪击声。别看这浪击声很大,却时不时被水库对面羊角山上嘈杂的鸟叫声淹没。朋友顿时兴起,说是能不能到对面的羊角山去,就近听听鸟叫?

说实在的,我爱赶热闹,喜欢看稀奇,更喜欢听溪水的流淌声和鸟兽的嘶叫声。听朋友这么一说,便立即动身,去羊角山听鸟。

羊角山三面临水,一面连接荷叶林村的陆地。兴修水库之前,“羊角”的山型并不明显。水库建成后,山下的部分被淹,山头还真的像一只弯弯的羊角哩!

接近羊角山时,头上空黑压压地飞来一群又一群麻雀。这些小精灵们在在寒冷的冬天里,大都瑟瑟发抖,身上的羽毛蓬松,一般很少开口。即使开了口,往往也是带着“叽呀叽呀”有气无力的颤栗音。春天来了,天气暖和了,不再需要羽毛护暖的麻雀,身子顺溜了,嗓音自然高亢起来,一群又一群地张开翅膀,发出一阵又一阵“呼”的猛响,飞进了羊角山丛林,发出“叽叽喳喳”的鸣叫声,引发出一阵子嘈杂的喧闹。

山边有个独子家,连三间土屋的大门上还挂着锁,看样子房子空闲了好长时间,周围有好几棵香樟和翠柏。正当我们议论这个村落时,忽然“呜”的一声猛响,土屋旁的柏树丛中窜出了好几只斑鸠。斑鸠看上去很肥,没飞多远就在山上林中停下来了。最后到达的两只斑鸠飞得慢点,看得清楚颈后有很多白色的斑点,它们也在相隔不远的树上停了下来,随即发出了“咕咕咕”的粗犷叫声。同行的小李说,他以前跟别人夜里捕过斑鸠,从这斑鸠的叫声里,可以判断那两只是母鸠,一般斑鸠呼叫是“咕----咕----”,“咕”的后音拖得很长。他说这种“咕咕咕”的叫声是母鸠发出的,意思似乎是呼唤公鸠别抛弃了它。

上山的路都被杂茨、再生树和葛藤等封锁,很难穿越。林中树木葱茏,光线很暗,几棵落叶树的枝隙中,透露出一丝丝光亮和生机,让那些长满绿苔的石头,凸显出大小不一的绿色花团。正当我们四处张望时,冷不防林中窜出一群小鸟来,朋友说那鸟叫画眉儿,很美丽。它们的头部和颈上羽毛全是火红色,眼眉处蓝蓝的,边飞边发出“快快去,唧唧去”的惊叫声。这叫声清脆洪亮,就像童鞋的鞋铃儿响声一样,甚是好听。我们几个刚挪动几步,又突然出现“哇”的一声,从我们附近飞出几只野山鸡似的鸟来,鸟的羽毛是灰色的,也有蓝色的,嘴全是红色,尾巴特别长,惊飞的时候发出像吹口哨一样的声音,特别剌耳。小李一边指着飞鸟一边喊:“红嘴鸦雀!红嘴鸦雀!”

就在我们谈话中,蓦地飞出一群身体很小,头顶全是黑毛,前额又是纯白色的,嘴细且长,尾巴和翅膀也很长的小鸟,它们一边飞一边惊叫着“机灵机灵”。其实,这鸟儿的名字和它的叫声一样,也叫“鹡鸰”。

起初,我们在水库那边张望时,羊角山是一片百鸟朝林的生气勃勃景象。当我们进入山林后,这儿反倒倒死气沉沉,即使鸟儿们有些动静,大都像逃命一样,惊慌失措。这难道不是我们这些陌生访客,给这些精灵们带来了惊恐和压抑?想到这,我问身边的朋友:我们进山是来听鸟和看鸟的。可这样一来,是不是有扰鸟之嫌啊?

顿时,大家你看我,我望你,不约而同地笑了,都说:我们走,我们走。再这么下去,听鸟真的成了扰鸟!

就在我们离开山林的半路上,沉寂了一阵子的羊角山,此时又嘈杂起来了!

(编辑:白楚云)

黄冈日报社(WWW.HGDAILY.COM.CN)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
服务许可证:鄂新网备140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3    网站备案:鄂ICP备09017284号-3
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0713-8612062 邮箱:hgrbwlb@163.com
市委外宣办举报电话:0713-8665369  技术支持: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